日本疫情最新恶化,日本目前疫情最新情况

 admin   2024-04-14 06:12   10 人阅读  0 条评论

经历了“失去的30年”的日本经济已经到了拐点。今年,日本市场正处于关键转折点,面临多重风险。


日本股市延续今年第一个月的强劲表现,本月迄今已上涨逾8点。近期,受日本央行“鹰派”态度影响,日本市场股和债券双双遭遇抛售。日元汇率一度上涨。


日经指数早盘一度一度下跌1点,但午后跌幅收窄,最终以小幅上涨结束。


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升至六周以来最高,而除了日本央行取消负利率预期之外,国债拍卖低迷导致的日债下跌也影响了市场情绪。


日元因日本国债收益率上升而短暂上涨,但升势逆转,美元/日元升至14,759。


对于今年的日本市场,美银证券上周在报告中指出,2024年日本市场将面临五大风险1)资本外流加速,2)政治不稳定风险增加,3)日本政府供给不足超额4)日本债券评级下调的尾部风险5)日本央行政策正常化延迟。


面对诸多风险,美国银行认为日本市场将变得更加波动,日元和日本债券可能表现不佳。从时间角度来看,这些风险可能会在第二季度增加。此外,市场更多地受到美联储和财政年度季节性因素的全因素的主导。具体来说,美国银行指出


我们对日元的预测与市场共识背道而驰,仍然疲软。美元兑日元预计年底将达到142,而彭博社的预测为135。到3月份,美元/日元可能会保持在145附近,政策趋同可能会上行空间。就美元/日元而言,出口商的对冲也可能对该货币对造成压力。日元的总体风险仍然倾向于下行,特别是在今年下半年和2025年之前。


日本债券领域,超长期政府债券很可能在3月份财年结束前受到投资者需求的支撑,随着日本央行逐步实现通胀正常化,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预计将上升——宽松的政策和预期。它会持续下去。年底前升至1以上。


对于日股而言,日本央行的政策正常化很可能会推迟到今年10月或更晚,这将利好日股。如果Haruto对加薪感到失望或者消费仍然低迷,这种情况就可能发生。此外,政治稳定性恶化也可能导致日本央行犹豫不决。


1、日本国内资本外流加速


过去十年,日本的结构性资本外流一直给日元带来压力,2024年资本外流可能加速,日元看涨前景面临风险。


美银证券率先公布日本企业海外并购公告增多,并指出有明显迹象表明外资正在加速。日本企业一般每三年制定一次中期管理计划,在COVID-19危机期间投资趋于保守,随着COVID-19后投资环境的变化,更新中期计划时可能会增加投资预算。


其次,美银证券预计,由于新的个人储蓄账户NISA制度的调整,2024年个人投资者的对外投资将会增加。报告数据显示,流入外国股共同基金的资金有所增加。经过多年的零通胀后,日本家庭正在从现金转向风险较高的资产,这一趋势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加速并持续下去。


2.政治动荡风险增加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自民党的支持率双双跌至自民党2012年上台以来的最低水平。


美银证券指出,NHK民意调查显示,12月内阁支持率跌至23点,自民党支持率跌至295点。


目前,自民党内外尚无明确接替岸田文雄的候选人,但自民党计划于2025年9月举行总裁选举,2025年10月举行众议院选举,内部政权更迭的风险依然较高。


领导层更迭将增加政策不确定性,政治稳定性下降可能会加剧市场波动或对日元产生负面影响。


3、日本国债供应过剩


2024年日本国债供应量增至2010年以来最高水平,但市场需求疲软。


美银证券预测,今年日本央行净购买量的降幅将超过日本财务省公布的净发行量的降幅。


美国银行(BoA)预计,包括日本央行净购买在内的日本国债净供应量将在2024年增至273万亿日元,创2010年以来最高水平。


与此同时,有迹象表明市场对日本债券的需求正在减弱,1月份举行的10年期和30年期日本国债拍卖均表现不佳。日本证券业协会公布的场外债券交易数据也显示,市场对日本债券的需求不足。


4、日本债券评级下调带来的尾部风险


随着日本财政支出增加,未偿公共债务水平将进一步上升,从而增加日本国债评级被下调的风险。日本债券评级下调可能导致市场波动加剧、日元资产抛售以及美元/日元升值。


目前,美银证券指出,影响日本债券评级的因素是复杂的。


从积极的一面看,日本经济持续复苏。这就是日本股市上涨并可能在今年创下历史新高的原因。此外,尽管存在结构性劳动力短缺,但工资预计仍将持续增长,我们认为日本通胀成功回落到日本央行第二目标附近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此外,根据日本财务省24财年政府债券发行计划,20年期及以下短期政府债券发行规模预计将减少。


不利的一面是,与美国以外的其他发达经济体相比,日本在疫情期间实现财政支出正常化的速度较慢,加税可能会推迟到2026财年。


5.日本央行政策正常化延迟


美银证券预计日本央行将在2024年4月至7月期间结束负利率政策和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


如果美国经济软着陆,预计日本央行将在2024年10月至12月和2025年4月至6月期间再加息25个基点,并在2020年中期提高政策利率。从2025年到2005年。


除了这些基准情景外,美国银行认为日本央行2024年的政策路径还有两个意外的发展。


最有可能的替代情况是日本央行的政策正常化最终推迟到今年10月或更晚。如果Haruto对加薪感到失望或者消费仍然低迷,这种情况就可能发生。此外,政治稳定性恶化也可能导致日本央行犹豫不决。这将有利于日本股市并损害日元。


另一方面,自春季以来,工资上涨导致情绪和消费者支出反弹远强于预期,使通胀保持在目标之上。在这种情况下,预计2024年下半年进一步加息是合理的。然而,中性利率的不确定性以及日本央行对政策过度紧缩的担忧,使得日本央行可能继续落后于曲线。


本文来自《华尔街日报》。下载应用程序了解更多信息。


想知道的日本疫情最新恶化和日本目前疫情最新情况题已经解完毕,希望对各位网友有帮助。

本文地址:http://rongfutea.com/post/5547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